s10lol比赛竞猜

破译金庸暗码之终结版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1-03-06

题记:金庸曾在一套〈笑傲江湖〉扉页上题写了”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论语〉名言,把书赠给黄达人教授。猜想这段话就是”黄达人“名字的出典。可见猜测别人名字由来,是太好玩的一件事,贤达如金庸,亦不能免。

此事说来好玩,却也不乏风险。

钱玄同就曾自作聪明:他断定许广平的名字与唐代名相宋璟有关联,因为宋璟字广平。许广平又自号“景宋”,钱认为那是“景仰宋广平”的意思。这一猜想几乎是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不意许广平本来的相好后来的丈夫鲁迅坐不住了,起而痛驳:“许公的母亲姓宋,因她为景仰母亲,所以自号景宋,至于她名广平也和宋广平全不相干,只是广东的风气,经常喜欢把地名放在名字傍边,例如她名广平,她妹妹名东平,何尝有宋广平的影子呢?”。搞得“疑古玄同”灰头土脸/好没面子。

还好我所猜测的不是实人,而是小说中虚构的人物,猜中了,是运气,猜错了,是丧气。如此罢了。

知我罪我,我还是我。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古人以五个方位与五行/五色相配:东为木,色青;南为火,色赤;中心为土,色黄;西为金,色白;北为水,色黑。

五大高手既各霸一方,也就别离与五行中的一行/五色中的一色相对应。下面我将逐一申说,各个击破。

金庸本人在书中已隐约透露出个中消息:洪七公对黄蓉说过“南火克西金,一灯大师又是欧阳锋克星”之语。后面的阐发,大标的目的上绝无差谬,这一点我深具自信,但细节上必有“过度阐释”之弊。事实上也无从完全避免:

 

南帝一灯————“一灯”之名出自《法华经》:以一灯传诸灯,终至万灯皆明。

“南为火”:一灯大师之“灯”待“火”点燃。其秘技为“一阳指”,而太阳就是一个大火球。

“南,色赤”:“灯”与“阳“皆作赤红色。

 

中神通王重阳————‘中心为土”:此人确为历史人物,是全真教开山祖师,原名“王喆”,这姓/名两个字皆具“土”形。五大高手中他辞世最早,由其师弟递补为中顽童,就是周伯通。而“周”中亦有“土”。

“中心,色黄”:王重阳既为道教大师,而道士用黄冠束发,因此又被称作“黄冠”。《推背图》作者李淳风就自号“黄冠子”

 

西毒欧阳锋————“西为金”:“锋”赖“金”利。作为音乐家的欧阳锋,常备乐器不是吉他,而是铁筝。仍是‘金’制。

“西,色白”:西毒长居白驼山,他本人`/侄儿/部下皆作白衣装。

此意王家卫在《东邪西毒》中也有所阐扬,电影尾声是欧阳的一段独白:没多久,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那天,黄历上写着“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东邪黄药师————在《卅十三剑客图。虬髯客传》一文中,金庸对唐代名将李靖极表钦敬之忱。其实李靖之军事才能未必高于韩信/林彪,金庸佩服他的恐怕还是其功成不居/明哲保身的政治聪明与人格修养。虽达不到三毛“最爱黄药师什么都爱”的程度,我猜金庸对本身创造的黄药师这一人物形象还是钟爱有加,他把本身推崇备至的李卫公的名字赠给了黄:李靖字药师。

“东,色青”:书中写黄药师初次出场:“身穿青色布袍”。

“东为木”:黄药师三字表面看来似乎有“草”无“木”,其实不然。金庸等台港文人使用的是正规的繁体字,“药”字的准确写法是“藥”,一根巨木,赫然不才。

黄药师先生生活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以“桃”为友,与“木”为邻。

我對黃藥師的喜愛程度與三毛相埒。他真正多才多能:是武學傢,也是文學傢,是書畫保藏家,也是藝術鑑賞傢;是行爲藝術家,也是美食家;是思想家(非湯武而薄周孔);是治理學傢(製造並領導了一干啞仆實數不易);是社會活動家(我黨組織的華山論劍他每次都積極參加);是大教育家(一切熱愛黃蓉的讀者應該衷心銘感老父的教女有方);是數學傢(國際數學獎的獲得者瑛姑對他的學術造詣五體投地,作出了最高評價);是表演藝術家(多次頭戴面具進行超卓表演);

别的,黃還是那傳説中的音樂家。代表作品是《碧海潮生曲》,最擅長的樂器是簫。中土樂器分絲竹兩大類。簫屬竹樂器,還是“木”制。黃藥師按吹玉簫,失其本真。

 

北丐洪七公————舊武俠小説《兒女英雄傳》中有“鄧九公”者,名諱與洪七公相仿.。書名與《射鵰英雄傳》也有幾分(五分之三?)相似。

“北为水”:七公姓“洪”,果见洪水汤汤,竟没涯涘。

“北,色黑”:书中不曾描写七公衣服颜色。但他作为丐帮老头子,估计不管衣服原色为何,上身之后,必将改造成唯一色调:总是黑。

可能丐帮当时正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危机,在桃花岛,洪/黄/欧阳三人以音乐比试武功,岛主吹箫,欧阳弹筝,老七公没得钱买乐器,只好鼓着两片腮帮子作“仰天长啸”状,实为艰苦朴素/廉洁自律之典范。

有强人编写顺口溜概括今日新农村之“基本”状况:取暖基本靠抖,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性生活基本靠手。

还有一句最适合七公他白叟家了:联络基本靠吼!

 

杨过————名字是金庸借郭靖之口替他取的。这伢子姓杨,名过,字改之。遵循的是儒家“过而能改,善莫大焉”的训诫。陈平指出:金庸创造郭靖“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人物形象,寄托了本身的一种“原儒情怀”。此言甚合我心,不雅观乎为杨过取名之事,亦足为之添一佐证。

南宋有词人讳刘过者(吾27代先祖),亦字“改之”。

刘过/杨过,同一时代,而吾祖年长。

武敦儒————宋代有词人名‘朱敦儒’者。

 

小龙女————在杨过口中呼作“龙儿”。

金庸的表哥徐志摩《爱眉小札》对陆小曼的称号计有:“小龙”“爱龙”“龙龙”“我最甜的龙儿”四种。徐诗《我来扬子江边买一把莲蓬》:“忍含着一眼悲泪——我想着你,我想着你,啊小龙!”

别的,龙女本意为‘龙的女儿’,显见非人间凡物,相似的有令狐冲称盈盈是‘天上星宿下凡’,段誉呼王语嫣为‘神仙姐姐’。

柯镇恶——-——《世说新语》:“桓石虔,小字镇恶”。

柯之高足郭靖那句掷地作金石声的“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也模拟自《世说》:“刘真长,党同伐异,侠之大者”。

徐潮生————《书剑》中陈世倌之妻,乾隆与陈家洛之母。历史上陈世倌正妻确为徐姓,“潮生”之名恐怕就是金庸所代拟了。出自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黄药师自度的《碧海潮生曲》,以及桃花岛积翠亭上“桃花影里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的对联分明都与这两句诗有关。

 

梅超风————据说世界上飞行器的最早试验者是梅超风的同代人管虎,可惜没有成功,‘超音速’既然不能实现,那么超越风速就成为当时人们所能想象的速度的极限了。

金庸非常喜爱京剧,对‘一代伶王’的梅兰芳应该不会生疏。梅兰芳原名‘梅畹华’,而梅超风也有原名的,叫做:“梅若华”。两个名字不会一点关系没有吧?

题外话:‘兰芳’与‘畹华’是有联系的,应该跟《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这句梅超风————据说世界上飞行器的最早试验者是梅超风的同代人管虎,可惜没有成功,‘超诗有关:‘兰’是长在‘畹’中芬‘芳’的‘华’(即‘花’)。

裘千仞与裘千丈————虽然裘千丈满口胡柴,害人不浅。谈到学术问题脑筋却出奇的清楚,如他所言:千丈比千仞犹高三千尺。裘千丈没说明白的是:他这三千尺全都高在了脸皮上。

又有一名联曰:“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周伯通————周伯通与包不同这两个名字,都深得“高山滚鼓”之神髓:“不通!不通!”也。

古人以“伯仲叔季”对四兄弟进行排序。周伯通显然是家中长子,只是不知他可有弟妹?我穷二十年心力,横绝四海,历览五洲,穿过时光隧道,终于在乾隆18年的铁胆庄为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二弟:周仲英。大哥比二弟年龄足足大了五百岁。

李沅芷————《楚辞。湘夫人》:‘沅有芷兮澧(音li)有兰'’,此姝之名,尽在诗中。

诗的后一句“思公子兮未敢言”倒与李沅芷对余鱼同的那份情愫有三分仿佛。

神医薛慕华————“薛”所“慕”之“华”者,华佗也。

程灵素————程是“药王”高足,从《黄帝内经》之《灵枢》/《素问》各取一字,而得“灵素”之名。

郑逸梅《掌故小札》:“刘季平夫人陆灵素,为清浦名医陆士谔之女弟,爽朗有丈夫气”。看来,医学世家为女娃取“灵素”之名,不一而足。

康广陵————《世说》记载嵇“康”临刑,叹惋道:“广陵散于今绝矣!”。

苏荃————与蓝苹何其相似!四种水生植物,两样颜色("苏”之被浸染红色,是廿世纪的事)。

“气寒西北”白万剑————出自龚自珍“气寒西北何人剑,声满东南几处箫”的诗句。金庸对龚定庵似乎情有独钟,他为《天龙八部》第35回写的回目是:“朱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此句脱胎于龚定庵《洞仙歌》词:“藏匿了,弹指芳华如电。”。

史小翠与阿绣——-——《聊斋志异。24卷本》第十五卷第三篇小说是《阿绣》,第四篇是《小翠》。两篇文字独立成章,情节互不相干。

当两者别离作为孙女/祖母的名字又同时呈现在金庸《侠客行》中,事情就颇堪玩味了。

金庸博采众家之长,成就了本身的渊厚。人们往往只注目于曹雪芹/施耐庵对金庸的影响,其实《聊斋》之影响也绝非浅鲜。借用两个名字,或许并不主要,我们试想:金庸笔下有“妖女”一种类型人物,她们与蒲留仙刻画的那些可爱的女鬼/女妖/狐仙形象是否全无亲缘关系?

温青青/任盈盈/殷素素————《古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类似的诗在汉乐府中还有几首。

射射雕/倚天————金庸小说于七十年代末在台解禁,唯有《射雕》一书,台湾文化官员怀疑“有鼓吹毛泽东之嫌”,不许在台刊行。金庸对此有所注释:“射雕是中国北方民族由来已久的勇武行为。《史记李广传》中说:是必射雕者也。王维有诗: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又有诗:暮云空碛时驱马,落日平原好射雕。杨巨源诗:射雕天更碧,吹角塞仍黄。温庭筠诗:安得万里沙,霜晴看射雕。中国描写塞外生活的文学作品往往提到射雕,一箭双雕的成语更是普通得很。毛泽东的词中其实没有射雕两字连用,只有只识弯弓射大雕。中国文字人人都有权用,不能因为毛泽东用过,别人就不能再用。”

金庸此文无一字不真,也无一语不是诡辩。《射雕》虽无“鼓吹毛泽东”的专心,但那书名的由来,必然出自《沁园春雪》。

理由有三:

(一)射雕固然是“中国北方民族由来已久的勇武行为”,但金庸所引诗句都不是在描写蒙古民族,更与成吉思汗无涉。只有在毛泽动笔下才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而《射雕英雄传》的历史布景正是成吉思汗时代,书中又有近三分之一的篇幅直接描写了铁木真统一蒙古各部族并策动西征的经过。

(二)窃据神州,终主沉浮。此一历史事件改变了所有中国人也包罗金庸的生活。金庸对天下忧乐兴亡本已念兹在兹无时或忘,他创办的《明报》尤以及时深入报道阐发大陆情势见长。金庸对毛的一言一动/片言只语事实上不能不关心。要写一部以蒙古族及成吉思汗为故事布景的武侠小说,就近取材,信手拈来,用作书名,谁曰不宜?为小说起一个“射雕英雄”的名字,真的需要先把与射雕有关的古诗词通通检索,朗读一遍吗?

(三)假如说这一猜测仅是个案,孤证不足采信,则更有旁证在。实则金庸小说从毛泽东诗词起名者非仅《射雕》一部。《倚天屠龙记》中“倚天”二字绝对出自毛的《念奴娇昆仑》。倚天二字于古诗中也很常见。如李白诗云: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辛弃疾《水龙吟》词:倚天万里须长剑。然而李/辛二公都只言”倚天“而未涉昆仑,只有在毛笔下才是:“如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将汝裁为三截。”。而《倚天屠龙记》中在昆仑山发生了太多的故事。书中倚天剑的第一次出鞘,是在昆仑山下,倚天剑的最终主人张无忌所统领的明教,其总坛光明顶正在昆仑之巅。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

“倚天”之名出自毛词,而其创意则金庸自称是受鲁迅《铸剑》影响。郭襄铸造此剑,寄望于后世的持剑者当暴君凌虐苍生时,执此三尺剑,流血五步,诛杀独夫民贼,行的也是黑衣人/眉间尺/荆轲/高渐离之事。

明乎此,则金庸对张艺谋大师那部武侠史诗主旋律巨著《英雄》的反感也就不难理解了。

他说:“张艺谋的历史不雅观和我完全不同。他不是历史学家。他说秦始皇很好,跟我的不雅观念完全相反,所以我不同意。”

 

日/月/葵花————佛教有‘佛法僧’三宝;道家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基督教有所谓圣父/圣灵/圣子的“三位一体”的教义,日月神教也自有本身的“三位一体”——日/月与葵花。

<葵花宝典〉是日月神教的镇教之宝,在新的领导核心的确立过程中,起到的是传国玉玺与“安邦秘策”的双重作用。

冲虚道长如是说:“《葵花宝典》武林中向来都说,是前朝宫中一位宦官所著.”。那麽作为太监,最大的职业道德是什麽呢?是奴性和愚忠。给本身所创立的这套武功冠以”葵花“之名也就成为顺理成章之事。正如曹植所言:”若葵藿之倾叶,太阳虽不为之回光,然终向之者,诚也“。这位宦官既以向日葵自居,心目中的那一轮红日只能是皇上。(《鹿鼎记》以查慎行诗作回目,有“身作红云长伴日”之句,指的正是韦公公小宝祈愿能持久工作战斗在伟大领袖康熙帝身边)。后此书几经流转,终为魔教所得,那也是天命攸归,得其所哉,因为此教叫做“日月神教”,亦自有想象中的一轮红日在。

记得我读八十年代《笑傲》旧版本,日月神教还有别的一个名字,叫做“朝阳教”,而在三联版中此三字已踪影全无。两者相较,后者似更能得魔教之神:他们宗奉的是阿波罗神庙,并不是要上演一出《拜月亭》。

那么,日/月与葵花三者究属何种关系?在日月神教的教义中又别离指的是什么呢?

日-——-——是太阳系的核心,普照万物,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指的是教主,是任我行,是东方不败。且看原文:“教众见他站起,一齐拜伏在地,阳光照射在任我行脸上/身上,这日月神教教主威风凛凛,宛若天神”。(《第三十九回。拒盟》),教众对教主的称谓乃是“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圣教主”,何物能够“泽被苍生”,除了太阳?

月——-——绕日运行,借日光以自耀。有时也会遮蔽阳光,造成日食。指的是教内高层干部。如任教主治下的向问天和谦恭未篡时的东方不败,或者是东方教主所倚赖宠信的总管杨莲亭。日月神教是有本身的礼拜仪式的:“向问天右手高举,划了个圆圈。数千人一齐跪倒,齐声说道:江湖后进参见神教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圣教主!圣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同上).。现在你看这位以天王老子自居的向问天象个什么东西?是主持对太阳的祭拜感恩仪式的大祭司!

葵花————杜甫诗云:葵藿倾太阳,物性固莫夺。司马光亦有诗曰:更无柳絮因风起,唯有葵花向日倾。钱钟书小说《猫》中有“除了向日葵,天底下再没有比他更亲日的人或东西了”的妙语。诚然诚然,葵花之亲日/媚日,无与伦比。它所指向的是广大榜样教徒,奴性天成,完全丧失独立思考的意愿与能力,领袖挥手我前进,并为此兴奋如狂。

《葵花宝典》本是那位老太监成长为一名好奴才的成本与炫耀,到了魔教教主手上,功用即大不不异。要倚靠它和“三尸脑神丹”来对所有教众进行半强制性的洗脑工程,阉割其身体与灵魂。只不外要使他人变态,本身先不能保持常态,要阉割他人,本身总的发扬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先阉了本身。于是乎“欲练神功,挥刀自宫’.。好不愉快也么哥!

风清扬与木婉清————美国佬究竟建国历史短,脸皮薄,将所得“庚子赔款”部门退还中国,于是就有了清华大学。

办学款虽经山姆大叔过手,校名用的可是正宗老牌国货。出自《诗经》‘水木清华,婉兮清扬’之句。我因此怀疑风清扬与木婉清的武功都是在清华体育系进修而得。风清扬师从刘季教授。刘教授自号‘大风堂主’,武功不凡,还有三句诗流传天下: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国内兮归故乡,安得勇士兮守四方!

‘风清扬’之名应是将“婉兮清扬”与“大风起兮云飞扬”两句诗糅合而成。在《诗经》‘清扬’前着一‘风’字,平添几分流动超脱,而在《大风歌》‘风'’‘扬’两字间加一‘清’字,又去除了草莽烟尘气息。此名与戴笠戴雨农是我所见的最好的两个名字。

 

令狐冲与盈盈————与令狐冲偕隐的不是小师妹,而是任大小姐,这是命中也是‘名’中注定的事。

这是谁说的?

老子说的!

《道德经》:“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又云:“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金庸暗码》前已贴出一部,有网友教示,补我不足:“盈和冲是道家的两个状况,就比如是一个容器满和空。呵呵,刚好他俩是来自对立的两个阵营,并且~~~”。我本身未必能说得这么好,因此径自抄录,并称谢忱。

冲虚道长————‘虚’与‘冲’都是道家常用的概念,古今道人以‘冲虚’为名者更不知凡几。

唐天宝元年诏封列子为‘冲虚真人’,因此,《列子》又被称作《冲虚真经》。

 

岳不群(附卓不凡)————剑神卓不凡与君子剑岳不群两大高手似乎在拉扯一个成语:“卓尔不群”,典出《汉书》:“夫唯大雅,卓尔不群”。

巍巍山‘岳’,卓尔‘不群’,颇有一种壁立千仞的气象,与岳不群的不苟言笑也算合拍。

岳不群人称“君子剑”,但真正的君子是“群”的,小人才“不群”呢!这也不是我说的,是我们的文宣王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老二说的:“君子群而不党,小人党而不群”。(《论语。阳货》)。岳不群以‘君子剑’的面目欺世,金庸却在取名时将其底细揭露无遗:伪君子,真小人也。

下面就有些胡扯了:将岳‘不群’的‘羊’皮褫去(繁体字‘羊’在君下),还剩什么?——剩有‘不君’,不是君子,是小人,不是‘羊’,是狼!

 

丁坚与施令威————此二人武功未臻化境,与卓不凡/岳不群不成同日而语,他们所争的也非成语,而是在争相攀附一位仙人:丁令威。

《搜神跋文。卷一》:“丁令威,本辽东人,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集城门华表柱。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遂高上冲天”。

 

‘白头仙翁’卜沉————此酬报嵩山派高手,与‘秃鹰’沙天江一起出场,这两人的名字可能是彼此对应的,‘秃鹰’与‘白头翁’对应,‘沙天江’与‘卜沉’对应:‘白头翁’与秃鹰都是禽鸟,江水中自然‘不沉’。

《红楼梦》中有名‘卜世仁’者,不是人啊!

 

任我行————就是‘老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简装版。

 

东方不败————此人号称‘武功天下第一’。

武侠小说中‘武功’一词指的是‘以拳脚内力给对方身体造成极大损伤的超能力’,但《笑傲》非简单的武侠作品,它还是一部政治小说。此词或有别一层涵义:‘文治武功’中的‘武功’,主要指军事才能与成就。

‘东方不败’就是:东方的战神传说。

 

向问天————此名极佳,既有李太白‘苍天明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的天真,又有苏东坡‘把酒问苍天’的闲逸,更不乏谭复生‘我自横刀向天笑’的豪迈。然而推本溯源,必本于屈原之〈天问〉。向问天与屈原,余皆不论,其愚忠似之,其以妾妇之道事君又似之。

 

童百熊————熊性勇猛,此人‘一熊’犹嫌不足,乃以‘百熊’名之,可以想见他在魔教与正教的战斗中的是如何的勇猛过人。

 

《笑傲江湖》————《阳关三叠》首先是王维的诗篇,之后演成一部乐曲。

天壤间有“笑傲江湖”在!它首先应该是一部恢宏壮阔的琴曲,其次才是一部博大浩瀚的小说。

“笑傲江湖”之曲,与嵇康的脉搏相呼应,接承的是《广陵散》的遗音。向上追溯,是楚狂接舆的哀歌:“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成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推本溯源,它的旋律在远古即已奏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掘井而饮,帝力于我何有哉”!(击壤歌)

嵇康“广陵散于今绝矣”的谶语居然不曾应验。《笑傲江湖》所要发掘的正是华夏所固有而被历代统治者摧残压抑又不停如缕的自由主义传统,为个人自由唱一曲哀痛的挽歌。

 

 

黑木令-————历史上的商鞅并不像半世纪来我们宣传的那样正面,2000年来人们对他毁誉参半,其实此人很有些邪魔外道气息。变法之初,有‘徙木立信’故事,,立三丈之木于南门,能搬到北门者赏50金,秦人不信,唯有一人试为,果得赏金。此事为商鞅树立了威信,此后商鞅立法苛酷,而秦人战栗不敢稍违。

金庸1969年完成《笑傲》,当年即最先撰写《鹿鼎》。与‘日月神教’相似的不是明教,而是《鹿鼎》中的‘神龙教’。《鹿鼎。19回》回目是:“九州聚铁铸一字,百金立木招群魔”(查慎行诗),金庸后面有注:“‘百金立木招群魔’句,本书用以喻神龙教教主先以甜头招人归附,然后施行严刑峻法,部勒教众”。

制作黑木令的原材料或许就是商鞅当年让人搬动的那根‘三丈之木’?

 

曲非烟————纳兰容若《江城子咏史》“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望中疑。非雾非烟,神女欲来时”。

金庸自称生平创作受唐代传奇影响最大,而唐传奇中有一名篇《步飞烟》,皇甫枚撰。

在《阿绣与小翠》中,我曾妄言金庸受蒲留仙影响不小,其实《聊斋》正是唐传奇之余绪。二者一脉相承。

 

周孤桐————近人章士钊,号‘孤桐’。

 

成不忧————《论语》:“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乔峰————30年代文坛有所谓‘京派’与‘海派’之争。知堂白叟是‘京派’的灵魂人物,鲁迅先生则是‘海派’的班头魁首,模拟金庸句式,可说是‘南鲁迅,北知堂’,兄弟二人生生分割了文坛。老三建人也非庸碌之辈,只是他两位哥哥太过超卓,他就不免黯然失色了,绝对没有《天龙》中乔峰的豪气干云/光线万丈。

然而,但是,周建人字‘寿松’,又字‘乔峰’。

 

慕容复————金庸的“南慕容北乔峰”像“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一样,区区数字,组合起来,而富有张力,具无限美感。王家卫拍《东邪西毒》,除了几个名字出自《射雕》,故事几乎全是本身结撰而成,不知王导为这四个字,付给金庸多少版权费——花钱多一点也值得。

慕容非汉姓,是鲜卑族姓氏,五胡乱华时前燕/后燕/西燕/南燕这几个短命帝国的王族。他单名“复”,,明显寄寓了其父慕容博及整个家族对于“兴复大燕”的期望与狂想。

金庸写作并在《明报》连载《天龙八部》,始于1963年9月,写了四年,大约在1966年底或67年初完成。当时戮力于兴复祖国的,是谁呢?只能是蒋中正/经国父子。

老蒋以台湾为“中兴基地”最终“反攻大陆”的决心与规划,在48年尚未撤离大陆时即已确立。此后每年“元旦文告”“国庆文告”都以“反G复国”为职志。现在的学者多认为蒋氏并无决心,只是以此欺蒙台湾苍生,利于维护政权。这种不雅观点我不能苟同。以我对蒋的理解,此人意志力之强韧,非常人所能想象。

尤其50年代末60年代初,大陆因跃进造成三年灾难,哀鸿遍野。蒋认为机不成失,62年成立“反攻步履委员会”,在台湾征收‘国防特殊临时捐“,筹措反G经费,63年筹组‘反G建国联盟’,64年效仿当年的田单复国而策动’毋忘在莒‘运动,66年文革蒋直斥老友毛“丧心病狂”,倡议‘讨毛救国联合阵线’……,这段时间是台湾海峡在金门炮战之后最为重要的,可说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只因美国的强烈反对,才无果而终。写于63-66年的《天龙八部》中呈现了慕容两父子的人物形象,也就毫不希罕了。73年金庸首次赴台会见蒋经国,仍是苦劝经国:不要反攻大陆,反攻不会成功,只会造成几百万的生灵涂炭,应致力于改善台湾人生活,人民生活好了,就是成功。这些话似曾相识,《天龙》中无名老僧‘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消于无形”以及慕容博‘大燕不复国是空,复国亦空“两偈意思与此相近。

或许是因为老蒋‘独裁无胆民主无量’,两头不靠,金庸对他素无好感,几乎没说过他一句好话。对经国的不雅观感,则前后变化很大,5/60年代,经国的抱负/才干尚未展露,又主管情报/警备工作,名声欠佳,金庸又厌屋及乌,写于此时的慕容复极尽鄙陋/胆怯/无能/绝情之能事’也就毫不希罕了。73年金庸访台,对经国印象已转为正面,此后蒋领导实现了台湾奇迹,举世称誉,88年病逝,金庸于《明报》撰专文悼念,认为蒋先生治理台湾的业绩高于当年的诸葛治蜀,此语乍听突兀,但绝非过誉。

蒋经国究竟不等于慕容复,两人不异的仅在戮力复国一点。

尤其经国最后两年,以绝大的魄力/胸襟,开放'‘党禁’‘报禁’,启动台湾民主化进程,开数千年未有之新局,也有人警告:此一进程可能造成GMD的下台甚至灭亡,蒋的反应是:在所不计!这种不以一党之私波折全岛全国长远福祉的大视野/大格局/大手笔,岂是慕容复那种小肚鸡肠/营营于化国为家的小政客所能想象,经国才是国父中山“天下为公”思想的追随者和践行者。所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舍此人,谁足以当之?

经国逝后,前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誉为‘20世纪伟人’,金庸称其功业远迈诸葛,岂虚誉哉?

谈及诸葛,不妨窜改老杜悼诗以为慕容复判词:运移燕祚终难复,志决脑病惹徒劳。

 

阿碧————‘碧’是最可爱的颜色,‘阿碧’是最可人的江南女孩。书中阿碧的言语竟让人有一种‘滴翠’的感觉。阿碧或许与沈从文笔下的‘翠翠’有三分神似?

如此可儿,竟无一个好的收稍,令人叹息。

仍引杜诗:“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以为阿碧判词。

 

阿朱与阿紫————红与紫色调相近,无怪乎二酬报姊妹。不外紫色终非正色,不红不黑,混浊暧昧。因此孔子要说“恶紫之夺朱也”。《天龙八部》中妹妹(紫)想要取代的是姐姐(朱)在乔峰心中的位置,然而‘夺朱非正色'’,终于归于绝望。

 

钟灵————采自一个成语:钟灵毓秀。

 

李秋水————出自《庄子。秋水》篇。

 

无涯子————出自《庄子。养生主》:“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书中的无涯子正表现了对人类所有常识的无尽渴求与研究欲望。在他面前,慕容博的“博”,渺如沧海一粟。

花铁干(附楚留香。胡铁花)————这三字有‘铁树开花’的执著与无望。

古龙《楚留香》中有一位‘胡铁花’,两人名字很像。

胡适先生晚年回到台湾,出任中心研究院院长。他的父亲胡传在清末曾任台东直隶州知州。胡传自号“铁花”,1953年台东县为他立碑:“州官胡公铁花纪念碑”。这些事台湾作家古龙不会不知道吧?

再说一下楚留香,他在书中被人称作‘香帅’。清末重臣张之洞以两江总督职兼领南洋大臣,治理南方武备,因此也是‘大帅’,他字‘香涛’,属下咸称其‘香帅’。古龙对清史似乎没什么研究,但他和高阳很熟,既是文友,又是酒友,高阳笔下‘香帅’二字可是经常呈现。

 

张无忌————‘无忌’就是百无禁忌的意思,父母望他无灾无难,安然吉祥。哪知事与愿违,张无忌的童年/少年却是多灾多难,艰苦备尝(林平之/游坦之二名也与此相似)。

历史上叫做无忌的人很多。有一副对联很出名的:“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魏无忌长孙无忌彼无忌此亦无忌”。魏无忌是战国时信陵君之名,长孙无忌则是初唐名相。

 

昆仑三圣何足道————李白《行路难三》:“陆机雄才岂自保,李斯税驾苦不早。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

宋刘克庄《沁园春》词:“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不值一提”。

“不值一提”亦是常用语。

 

韦虎头————是韦小宝给儿子起的名,掷骰子而得。

晋大画家顾恺之,字长康,小字‘虎头’。杜甫诗:“何年顾虎头,满壁画沧州”?

 

赵半山————王安石号‘半山’。此人又被时人称为‘拗相公’,非常的刚愎偏执。赵半山则和悦温厚,两人性情大不不异。

或许赵是南面那‘半山’,王则是北坡那‘半山’吧?

 

胡一刀————名字像人一样粗豪,有“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的神勇强悍。且有杂文家以“胡一刀”为笔名者,我看过他的几篇文章,还好,没有玷辱此好名好姓。

此名可有两种注释:(一)胡乱一刀,那就成了“黑旋风”李逵之流亚,一时兴起,抡起板斧,胡砍一通。(二)“胡”又是疑问词,涵义就变成了:世事太过复杂错乱,那里是一刀所能解决的呢?稍稍染有哈姆雷特的哲思:“默然忍受命运的残暴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尊贵?……谁愿意忍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本身的一生?”

雪山飞狐胡斐————胡斐本身将姓名倒转而得“飞狐”之雅号,这是书中的交代。

金庸为他命名时,应是先想到“飞狐”之号,再有胡斐之名,这是我的猜测。

苏轼《雪浪石》“飞狐/上党天下脊”中“飞狐”二字是古地名,河北涞源县之旧称,又是北岳恒山之要隘(“雪山飞狐”四字在苏诗中唯少一“山”)。

问:出没于金庸小说中的狐狸共有几条?

答:三条——雪山飞狐/令狐冲/九尾灵狐。“令”就是“好”,说明令狐冲是条好狐狸。一笑。

苗人凤与蓝凤凰————蓝凤凰是苗族人,但不姓苗;苗人凤姓苗,但书中不曾交代其苗族出身。

苗人凤出身苗族的可能性仍然很大,姓“苗”只是原因之一,其二,与苗人凤对应的是胡一刀,二人共同形成了“胡苗恩仇”以及最后的和解。而“胡”“苗”别离是中国北方/南方的主要少数民族。其三,苗人凤身上具有南方民族的典型性格,就像胡一刀身上具有北方民族的典型性格一样。其四,苗人凤与蓝凤凰名字中都得一“凤”字,而苗族人有着长久的对凤凰的图腾崇敬历史。

我甚至不认为苗人凤与毛人凤有何交情。

“人凤”就是“人中龙凤”的意思。具苗族血统而堪称“人中龙凤”的当代名贤有二:沈从文与表侄黄永玉,都出生于湘西凤凰(!),也都与金庸缘份不浅。金庸自承沈从文是影响他最大的当代作家,而黄永玉则是金庸50年代在香港《大公报》的旧同事,两人至今仍有来往。

金庸与苗族的缘份尚不止此,56年他写道:“抗战时我曾在湘西住过两年,那地方就是沈从文《边城》中翠翠的故乡,本地汉人苗人没一个不会唱歌……

我就用铅笔一首首的记录下来,总数有一千多首”。而金庸笔下只有在《飞狐别传》中才呈现了白话体民歌:“……,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

应该不都是巧合罢?

黄永玉老头谈老友金庸饶有趣味,转录于下:

“我们以前是同事。我觉得以他的才能和聪明,怎么去写武侠小说呢?他应该做比这个主要得多的事情,这个人是很聪明,很有魄力的人,怎么最后弄得成一个武侠小说的著名作家?在我来讲是可惜了。我们年龄不异,当时在《新晚报》大家都叫他小查,我到现在也叫他小查,金庸说现在在香港,叫我小查的没有几个了。他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他的成就,除了写武侠小说之外,还有治理《明报》、创办企业……那是个很大很大的事情。所以我感觉太希罕了,他怎么弄成个武侠小说家了?”。

??“他很可爱、很暖和,那种神奇的能力你很难想象,他在念中学的时候就出版过一本书,叫《中学汇考指南》,真是了不起,脑子真是好。我就不一样了,我看《汇考指南》也看不懂”。

 

袁紫衣——--“紫衣“就是“缁衣”,僧人着缁衣草鞋,袁以此为名,隐约透露本身的比丘尼身份。

缁衣本与佛法僧无关,这两个字最早呈现在〈诗经.。郑风〉,诗名就叫《缁衣》:“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

洪安通————“安通”有二解:(一)安全畅通;(二)(“洪”这一套)怎么行得通?

“三”与“四”————〈侠客行〉中有两对兄弟,皆以“三”“四”为名。一为师兄弟,化名张三/李四;一为亲兄弟,叫做丁不三/丁不四。

张三/李四是最为普通,毫无色彩的名字,要的就是那种“万人如海一身藏”的效果。

不三/不四则是最不服常,光线万丈的名字,亏金庸想得出来。

谢烟客————谢灵运幼时寄养在外人家里,族人因名为客儿,世称“谢客”

李白:“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明代画家王时敏,号烟客。

凌霜华————就是“凌霜花”,似指菊花。〈连城诀〉第三回回目便是:‘人淡如菊’。典出司空图〈诗品。典雅〉:“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此名又与现代女作家凌叔华的名字有七分相似——唯一不同的一字,读音也略似:shu—shuang.。

夏雪宜————“夏”与“雪”根本不“宜”,于此居然曰“宜”,有两种可能:(一)象征此人的矛盾性格,烈火与寒冰萃于一身。(二)他的冤屈太过深重(父母姊妹哥哥全家被害惨死),足以感天动地,使六月飞寒雪。

奔雷手文泰来————辛弃疾词:“于今喜睡,气似奔雷”。文泰来的被囚与获救,几乎贯串〈书剑〉全书始终,其间他迭陷危境/几至灭顶,但我从不担心他的安全:金庸为他取如此佳名,决不会让他横死的——否极泰来嘛!